1. <span id='m33kq'></span>
    <dl id='m33kq'></dl>
  2. <ins id='m33kq'></ins>
  3. <tr id='m33kq'><strong id='m33kq'></strong><small id='m33kq'></small><button id='m33kq'></button><li id='m33kq'><noscript id='m33kq'><big id='m33kq'></big><dt id='m33k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33kq'><table id='m33kq'><blockquote id='m33kq'><tbody id='m33k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33kq'></u><kbd id='m33kq'><kbd id='m33kq'></kbd></kbd>
  4. <fieldset id='m33kq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m33kq'><strong id='m33kq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i id='m33kq'><div id='m33kq'><ins id='m33k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m33kq'><em id='m33kq'></em><td id='m33kq'><div id='m33k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33kq'><big id='m33kq'><big id='m33kq'></big><legend id='m33k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m33kq'></i>

          議18卡盟導航論性散文兩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6

            議論性散文,就是用“散文”的筆法“發議論”,以闡述某個觀點為中心的“散文”。

            議論性散文篇一:

            人的一生,如果真的有什麼吉利icon事情稱得上無愧無悔的話,在我看來,那就是你的童年有遊戲的歡樂,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經歷,你的老年有難忘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寒假的時候,兒子從美國發來一封e- mail ,告訴我他要利用這個假期,開車從他所在的北方出發到南方去,並畫出瞭一共要穿越的11 個州的路線圖。出發後的第三天,他從奧斯丁打來電話, 興奮地對我說,這裡有寫過《最後一片葉子》的作傢歐亨利的博物館,而在昨天經過孟菲斯城時,他參謁瞭搖滾歌星貓王的故居。

            我羨慕他,也支持他,年輕時就應該去遠方漂泊。漂泊,會讓他見識到他沒有見到過的東西,讓他的人生半徑延展得更長。

            我想起有一年初春的深夜,我獨自一人在西柏林火車站等候換乘的火車。寂靜的站臺上隻有寥落的幾個候車的人,其中一個像是中國人。我走過去一問,果然是,他是來接人的。我們閑談起來,我知道瞭他是從天津大學畢業知乎到這裡學電子的留學生。他說瞭這樣一句話,雖然已經過去瞭十多年,我依然記憶猶新:“我剛到柏林的時候,兜裡隻剩下10 美元。”就是懷揣著僅有的10 美元,他也敢於出來闖蕩。我猜想得到他為此所付出的代價:異國他鄉,舉目無親,風餐露宿。漂泊是他的命運,也成就瞭他。

            我也想起我自己,在比兒子還要小的年紀,驅車北上,跑瞭北大荒,自然吃瞭不少苦。北大荒的“煙炮兒”一刮,就先給瞭我一個下馬威;天寒地凍,路遠心迷,仿佛已經到瞭天外,漂泊的心如同斷線的風箏,不知會飄落到哪裡。但是,它讓我見識到瞭那麼多痛苦與殘酷的同時,也讓我觸摸到瞭那麼多美好的鄉情與故人,而這一切,不僅譜就瞭我青春的國際乒聯員工降薪曲線,也成瞭我今天難忘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沒錯,年輕時心不安分,不知天高地厚,想入非非,把遠方想象得那樣美好,才敢韓國三級中文字幕於外出漂泊。而漂泊不是旅遊,而是為瞭多品嘗一些人生順豐的滋味,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,絕不是如同冬天坐在暖烘烘的星巴克裡啜飲咖啡。但是,也隻有年輕時才有可能去漂泊。

            青春,就應該像春天裡的蒲公英,即使力氣單薄,個頭又小,還沒有能力長出飛天的翅膀,也要借著風力飄向遠方。哪怕是飄落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,也要去闖一闖這未開墾的處女地。這樣,你才會知道,世界不再隻是一扇好看的玻璃窗;你才會看見,眼前不再隻是一面堵心的墻;你也才能夠品味出,日子不再隻是白日裡沒完沒瞭的堵車,夜晚時沒完沒瞭的電視劇

            我想起泰戈爾在《新月集》裡寫過的詩句:“隻要他肯把他的船隻借給我,我就給它安裝一百隻漿,揚起五個或六個或七個佈帆來……我將在絕早的晨光裡張帆航行。中午,你正在池塘裡洗澡的時候,我們將在一個陌生的國王的國土上瞭。”那麼,就把自己放逐一次吧,就別到愚蠢的市場去,而先去漂泊遠航吧。隻有年輕時去遠方漂泊,才會擁有這樣充滿泰戈爾童話般的經歷和收益,那不僅是他書寫在心靈中的詩句,也是你鐫刻在生命裡的年輪。

            議論性散文篇二:

            不能忘記的過去

            六十年前,法國,諾曼底,猶他海灘,一隊又一隊的美國與英國士兵冒著槍林彈雨向前方的碉堡沖去,一個接著一個的戰士倒下瞭,仍然有人吶喊著向前奔跑,片刻,鮮血染紅瞭整個武漢解封倒計時海灘……

            六十年前,蘇聯,斯大林格勒,前線,一輛又一輛的卡車載著剛從訓練營裡出來的新兵,軍官在車上喊著:“我們不需要活著的逃兵!”話剛落音,就有一枚彈片擊穿他的頭顱。新兵們被趕下車,有的人拿到槍,有的人則隻拿著子彈,擴音器裡不斷地重復一句話:“沒有拿到槍的,跟在有槍的後面,有槍的同志犧牲瞭,沒有槍的同志就拿起他的槍,繼續沖鋒……”

            六十年前,中國,東北,某個村莊,晚上,一名光著膀子的中年人扶正瞭掛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大刀的帶子,轉過身對著一群村民,其中有十幾歲的小夥子,也有頭發斑白的老者,他們同樣背著大刀。那中年人說:“都沒讓傢裡人知道吧?”眾人都沉默不語,中年人把手一揮,“那走吧。”半個時辰後,日軍基地裡慘叫聲、槍炮聲和金屬碰撞的聲音接連不斷,月光映在刀刃上也有瞭悲憤的色彩,隨著刀的揮動不停地閃耀。隨著最後一聲槍響,再也找不到地面上的月光……

            戰爭,除瞭死亡和毀滅,什麼都不能帶給我們。戰爭給我們留下瞭慘痛的記憶,也留下瞭英雄,為瞭正義與和平而獻身免費高清毛片的英雄,我們無法忘記,忘記戰爭,忘記死亡與毀滅,更不能、不應忘記戰爭中的英雄們,是他們結束瞭戰爭,停止瞭毀滅,用他們的死亡,代替瞭別人的死亡。

            戰爭結束瞭,就讓我們來紀念沉睡的英雄。

            六十年後的今天,法國,諾曼底,猶他海灘,當年在此浴血奮戰的老兵,歐美色圖21p穿上瞭掛滿勛章的軍裝,走在路上,人們向他們喝彩,為他們歡呼,同時他們也發現,老兵們的笑容如此沉重……

            六十年後的今天,俄羅斯,莫斯科紅場,這裡是慶祝,或許應該說紀念二戰勝利六十周年的主要場所,來自全世界的英雄們,受到各國領導人尊敬、贊頌。

            六十年後的今天,中國,東北,某個小鎮,一個班的學生,在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的帶領下,來到瞭一座紀念碑下,老人講述瞭當年自己殺敵、幸存、逃脫的經歷,依然是激動不已,他唱起瞭那首令他熱血沸騰的歌:“大刀向敵人頭上砍去……”學生們流淚瞭……

            紀念,為瞭不能忘記的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