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az3p9'></i>

    <i id='az3p9'><div id='az3p9'><ins id='az3p9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fieldset id='az3p9'></fieldset>

    <dl id='az3p9'></dl>
    <ins id='az3p9'></ins>

      <span id='az3p9'></span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z3p9'><em id='az3p9'></em><td id='az3p9'><div id='az3p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z3p9'><big id='az3p9'><big id='az3p9'></big><legend id='az3p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az3p9'><strong id='az3p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<tr id='az3p9'><strong id='az3p9'></strong><small id='az3p9'></small><button id='az3p9'></button><li id='az3p9'><noscript id='az3p9'><big id='az3p9'></big><dt id='az3p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z3p9'><table id='az3p9'><blockquote id='az3p9'><tbody id='az3p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z3p9'></u><kbd id='az3p9'><kbd id='az3p9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散文隨xp123筆12月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5

            在十二月的坐標裡,沒有小溪的彈琴;沒有蜂蝶的舞蹈;沒有百鳥的歡唱;沒有楊樹的鼓掌。

            十二月

            阿甘書簡葵花八月,我等來香港電影囡囡瞭遲遲的十二月。

            攤開手掌,陽光菲薄。冷風嶠陡,早早就折騰瞭起來,去走走。

            王女士是極有風韻的,她的溫柔婉轉一股股沁人心脾。她也是脂粉女人,淡妝濃抹總相宜。雖如此我還是對眼前琳瑯滿目的價格產品嚇住,毅然拒絕瞭好意。從中拿選出隔離霜幽幽蓋在瞭臉上,這些天荒陽還是可怕的,油然生出曬焦兩頰那種熱辣,時至今日也不陌生。

            沒有疑問,我對風是極有好感的。無論哪個季節的風。去感受風最好騎摩托車,兩者關系如同小秋與稻谷。車速太快是有沖擊的,感覺迎面的人像是抱瞭過來,背向的人則是在憩等。“你冷嗎?”“不冷,這個風的程度是很好接受的,不像傢鄉的風,我領教過。那裡遍地飄著冷空氣,風是沉靜的。這個風隻是張狂。大概多遠呢?”四十公裡。深知我的朋友是知道的,我對數字完全沒有概念。此刻我明白,是有一定距離的,我衡量的方式是知道搭公交要六元車費。

            風力吹窄瞭我的瞳孔,隻有一些顏色亮麗的東西撞入眼來,頭發也順著往後腦勺,清楚感覺到一根一根打回臉上。看著路面像紙張一樣,平滑蒼白。晃得角膜生疼,豁然明白小學時為什麼作業本紙面換成瞭黃色,減小視覺疲勞。翻飛的裙角不知道雙腳的麻木,它隻是盡力的迎合著風。用來取暖的領巾也像是灌鉛一樣,像是要扯著我奔跑。風淚落瞭下來,熏荒瞭周遭,隻是白茫茫再也看不清。原本甩在後面遠遠的王女士努努脖子向我招呼,聲音還在蕩耳,隻是臉上的囤肉閑得沒有那麼禮貌,都是因為風力的關系,無傷大雅。

            到瞭,跌進滿滿的絡黃,一路飄到十裡長亭外,這些熱烈淺淺深深,醒瞭滿腦的散滯。我固然不是“霞客”沒有那些脫然,但那些高雅出俗的心境也是向往的。我也鐘意向東葵,比不得梵高的癡華,也曉花期太短。既是熱烈的也是深沉的,活著我深許的狀態。好笑是她們哪裡需要大道朝天什麼隔離霜來發暈,隻會嫌堵塞瞭急切眺望的毛孔。她們都是受過胎教的,人生的方向大致不會出錯,向著陽光。

            花開我不在,花落我沒來。索性畫一紙,看她天天開。這是深沉的。

            我借來那個月亮,望到眼中的淚水。這鬼谷子是熱烈的。即使如此,花開不常在隻得接受,以死亡的方式也好。復說,留連記返,水光山色,也會消磨人的志氣。這些個想法我懶懶不想理會,如今還沒過眼,怎顧他黑白?

            這山是路。

            走到山頂來的太易,我的淺意思山是用來爬的,然而爬是有難度的,起嗎應該經由堅持和猶豫、放棄的內心斟酌。我用來爬的山記憶回到學書那年,瞭然記得臉皮總是要丟,腹背受敵。前有教師催促,後有同學譏諷。我也瞧不起那身軟骨頭,每一步都像是搭上瞭手勁,利用褲腿把自己提上去,臉上也嵌著進退兩難的淚窩,心裡嘀咕“我快要死瞭”現在講到這事也沒覺得有幾分像笑話,因為那是我“爬”過唯一的山。

            一路走來,眾口都冒著上山容易下山難,又或者下山容易上山難?我想說,這隻是一條路。

            到瞭山腳我回望餘餘路的上面,人影突突。有的埋頭著步,有的避徑讓先,還有的和山下對望,人都是向往美的,用欣賞的眼光,餘暇留及互相探究。

            回來的路上,矯風亂眉。還有來人趕著來,懷著怎樣的心情?我呢,對於這向東葵有何交代?復想起剛才,學著他們在青竹上留下瞭“再會!”也許在下一個八月?

            十二月的記憶

            憧憬不知不覺中,我已度過瞭四十七個十二月。(公歷)因為出生在秋末,因而,一出生就不得不面對將要來臨的寒冷的冬天。別的寒冷的月份似乎沒多大印象,但是十二月,卻有幾個讓我銘記在心。

            1991年12月,那時,市裡準備派民工興修水利,去離傢二十裡地的地方挖河。村裡各組也都分瞭任務。那時,畢竟是改革開放後的'九十年代瞭,不像從前那樣,命令一下軍令如山倒。人們的思想也被改得動動手都要講報酬,處處都斤斤計較。分派任務,也不好分派瞭。黨小組長召開黨員會、動員會,人也去得不拿的齊瞭。現在的人一味的隻講金錢效益,下力幹活合著瞭,幹!合不著,不幹!

            不像從前那樣沒有選擇幹與不幹的權利。快六十的父親,因為是黨員也說要去挖河。那時,我因為工作不順在傢歇著。因而,說啥也不能讓父親再去下那苦力。那年,我平生第一次與村裡的老少爺們一起去幹活。隻是,勞動中冷不防被身後的一年輕孩兒撩土時,碰傷瞭自己的左手的小指。從此,留下瞭抹不去的傷痕。

            1995年12月,我忙著我婚前的準備工作。忙著打扮新房,忙著把這喜悅與朋友分享。那個月,我看瞭些歸隱之類的詩詞曲,對人生對一切又多瞭份感悟:“人能受得瞭自然的清寒冷酷,卻受不瞭人與人之間的清冷淡漠。

            人能在困苦時齊心協力,共度難關,卻不能共享勝利的甜蜜和快樂這是為什麼?主要還是把一切都看得太重太重。人這一生,最好還是平平淡淡,不去為名利而不擇手段,隻要自己活得開心隨意、活得輕松自在而不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幫別人的痛苦之上。自己就做到瞭無悔的人生。”12月31日,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。在我經歷瞭那麼多曲曲折折情感的磨難之後,終於結束瞭我的單身生活,與我心愛的女孩一起攜手並肩走入婚姻殿堂。

            1996年12月1日晚,(那時,我跟著哥哥在鄭州打工(哥哥在那包瞭些水電活兒)。因為哥哥要回許昌,我騎自行車帶他去火車站。哥哥坐在車後坐上,車把上掛著一個迷彩旅行包,包裡裝著一些衣服、一些沒用完的電線和一個穩壓器。我們走到人民路時車子坐架子開焊瞭,哥哥隻好坐瞭公交電車走瞭。我呢騎車西行,不想因為地理不熟,走到喬傢門時,我的旅行包的底線開瞭,包裡的東西撒落在地,不想正好有巡邏的感趕到。

            我也解釋瞭我們是在這兒打工,一些不用的東西要帶回去。但是,我還是被帶到瞭附近的派出所。我無法打通哥哥的尋呼機,隻好去火車站找哥哥。還真巧,在二馬路哥哥見瞭我,問我車呢?我說瞭原由,隨後我們一起又到瞭那派出所,哥哥拿出瞭施工使得圖紙。警務員看瞭後才相信瞭我們。不知道如果那天我不是碰巧遇到哥哥,以後會怎樣?也許我會舍棄那輛車和那包裡的東西,也不會再回那派出所,被當做小偷給關起來。

            1998年12月13日上午,那時我跟著哥哥在市交通局工地打工。那天哥哥讓我去買一塊三合板,我在文峰路一傢裝飾材料店買瞭。之後因為隻一塊兒,不想花幾塊錢的運費讓蹬三輪的拉到工地,隻想自己一隻手掂著,一隻手扶著車把帶到工地。不想在前進路中段,想換換手時,碰到瞭一年輕婦女的耳朵。記不得那婦女是那單位的,隨後那婦女給他的同事打瞭電話,在隨後那婦女的老公也去瞭醫院。原來沒想著會有多麼嚴重,後來一起去那兒附近的中醫院一檢查,醫生又給那婦女的耳朵做瞭個小手術。

            因為牽涉到一些費用,我當時沒敢給哥哥打電話說這事,先給姐姐打瞭電話,我怕哥哥吵我。姐姐說:“這麼大的事你不能不給你哥說,並且你也不是有意的。”隨後哥哥去瞭,那婦女的老公等。我要三千元賠償費。哥哥給他們講瞭我傢中的一些情況。(那時妻子快臨產瞭),最後,哥哥給瞭他們一千五百元,算是到底。說這事兒隻是想說:有時你看著是想省幾個錢,但往往事與願違,真是得不償失。

            沒過幾天,12月22日,妻子去醫院做產前檢查,醫生就告訴妻子說:“你快到時候瞭,住院觀察吧。”之後,我就開始忙著照顧臨產的妻子,姐姐、嫂嫂和母親跑前跑後的給我們買這買那,每天姐姐早早的就給妻子端去做好的雞湯,和營養豐富的飯菜。12月25日,醫生就動員我們做剖腹產,因為當時妻子血壓一直居高不下,因而為瞭妻子,也為瞭妻子腹中的孩子,我在手術協議書上簽瞭字。12月26日,我的可愛的兒子終於誕生瞭。

            那之前,因為我們結婚幾年都沒有孩子,很多人說妻子不會生育。我呢,也去檢查結果吃瞭一個多月的藥,才知上當瞭。從此下決心寧可一輩子沒有小孩,也不再相信什麼醫生的鬼話。父母也為我們這事兒操碎瞭心。因而當得知妻子懷孕之後,我內心在想,不管是男孩女孩,我都一樣高興。畢竟我們有瞭自己的孩子,不會再被別人笑話我們不會青青草毛片生。那些天父母親戚都很是高興,但最高興的是我的奶奶。因為妻子給她瞭最終的滿足,她終於有瞭重孫子。雖然她癱瘓在床,但我能體會到她是多想抱抱自己的重孫子呀。那些天裡,我和母親天天在醫院陪護妻子,可以說母親沒睡過幾個囫圇覺。

            2007年12月6日,那天我從東區熱電廠工地回傢。臨下班前,我把領過的沒用完的水龍頭交給保管員時,保管員說:“你們領過的東西,我不再替你們保管瞭你自己放著吧”。因為沒地方放,我就想著先帶回去,第二天去瞭再拿去。因而放在瞭我騎的弟弟的電動車的工具箱,不想走到大門口時,正趕上檢查,還沒來得及給保安說明。保安就以為我是偷工地的東西。截住瞭我,無論我怎麼解釋,他都不相信,“誰能證明你不是透的呢”?

            我說:我的良心能證明,“這年頭誰還相信良心?良心能值多少錢?”隨後,我給我們的班長打電話,班長也向他們解釋並證明瞭水龍頭是我簽瞭字領過的。但是保安還是下瞭罰款單,罰瞭我們五百元錢。隨後保安又讓我寫檢討書,我寫的題目是《事情的原委》。天地良心,我不是小偷。我想偷拿幾個水龍頭何必要放在工具箱裡呢。裝在身上不就瞭事瞭?何況,我不會做那鼠竊狗偷的事,我沒什麼可檢討的。我隻是先把簽瞭字領過的東西拿回去,第二天上班時再用上。可憐那次我被冤枉成瞭小偷。

            2010年12月16日,沒想到這個夜晚的一場車禍,改變瞭我妹妹的下半生的命運。那天夜裡十點左右,外甥女騎電動車從街上回來,走到後張莊路口,被一輛黑色轎車撞倒後司機逃逸,外甥女給妹妹打電話。妹妹急忙趕到出事地點,好在外甥女沒什麼大礙。妹妹幫外甥女收拾好散落的東西,往車把上掛包時,不想被一酒後駕駛的青年騎著摩托在身後撞瞭一下,造成妹妹的右腳粉碎性骨折,胸部頭部都有不同程度損傷。妹妹在重癥監護室昏迷瞭一個星期後終於醒來。隻是,從今以後妹妹無法再像從前那樣來去自如,輕松走路。至今三年瞭,妹妹還隻能拄著雙拐艱難的走自己的路。

            十多年前,(2001年)父親因為疝氣做瞭一次手術。前些天出白菜時,父親和母親告訴我說:自從耩麥之後,父親的疝氣又犯瞭。昨天弟弟把父親拉到瞭醫院,哥哥說明天(12月16日)要做手術。今天中午,趁兒子歇星期騰訊會議天的空兒,與兒子一起到醫院看望瞭父母。明天,父親就要再次被推進手術,衷心祝願父親早日康復!

            (12月16日到十八日,與母親一起在醫院照顧手術後的父親,說真的,自從長大後就再也沒有與母親同睡一張床,沒想到幾十年後,會再次與母親同睡一張床,與父母在一個屋裡共度三天三夜。雖然是在醫院,但這三個夜晚卻是一生的記憶。)

            我的十二線路一線路二博格巴新聞在線觀看月呀,就是這麼的讓我難忘。(2013年12月18日寫)

          【散文隨筆12月】相關文章:

          1.青春散文隨筆

          2.傷感散文隨筆

          3.清晨_散文隨筆

          4.秋雨的散文隨筆

          5.空的散文隨筆

          6.隨喜散文隨筆

          7.修行散文隨筆

          8.念散文隨筆

          9.翠散文隨筆